笔趣阁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小说 > 扮猪吃王爷,夫君请淡定 > 一百六十五 尾声 完

一百六十五 尾声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给我站住!烨儿,你须记住,南宫家是天授皇族,你代表的是我们整个西陵王国,更是天下第二大门派神武门,她不过是个乡野粗俗丫头,做你婢女尚且不可,何况是做你妻子,绝对不行!!!你生在皇家便要有觉悟,婚事岂能让你做主!玩玩也就罢了,你若胆敢娶她进门,以后找你父母之事休得再提!”

太后雍容华贵的脸上此时充满了肃杀般的冷意,淡漠的双目直直的盯着南宫烨不放。

秦瑶美艳的脸上终于不自觉长长的舒了口气。

既然太后都出面了,叶翩翩不可能再有什么机会了,谁不知道太后把持朝政数十年,向来说一不二钤。

南宫烨身形一顿终于缓缓的转过了头,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像是石化了一般。

旁边的叶翩翩看着南宫烨的脸,心里突然涌起一丝痛意,南宫叔叔虽然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但是不知道为何,自己从他眼里读到了一丝丝萧瑟。

让人心里堵的很。

“叔叔,其实我并不在意这些的,你这样好为难。先让太后一下不行吗?”

叶翩翩可伶兮兮的看着南宫烨,双手拉了拉他的衣袖,希望他不要这样硬碰硬。

南宫烨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低头看着叶翩翩,卓尔不群的脸上带着稍稍的暖意,但是只是一瞬间,又消失不见。

他摸了摸叶翩翩的头。

笑了笑。

然后对着前面的太后道:“这招您二十年前已经在我父亲身上用过了,还想在用一次么?对不起,我不愿。”

说完,南宫烨此时却连进南宫府的意思都没有,抓过叶翩翩,纵声一跃,跳上了马。

“放肆!”

太后脸色一变,脚下微微一动,下一秒已经怒气冲冲的挡在了南宫烨马前喝到:

“烨儿,你当真要如此执迷不悟么?”

太后看着一副无风无雨的模样,竟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祖母呢?也要如此执迷不悟么?”

南宫烨脸上都是化不开的冰冷。

“你!”

太后的身形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稳,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指着南宫烨说不出话来。自己孙儿往常虽在人前虽然一向冷傲至极,但是在自己面前一向是孝顺听话的。

没想到今天为了一个女人变成这样。

“你要护她,老身便杀了她!来人啊!”

太后暴喝一声,无数的铁甲军从南宫府内鱼贯而出,把南宫烨团团围住。

两边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走火。

叶翩翩心里七上八下,一方面南宫叔叔为了自己居然冒天大的忌讳去直接对抗现在的西陵国当权者,还是他的祖母,自己心里既是欢喜又是担忧。

何况,从刚刚太后的言语里叶翩翩听出了南宫叔叔的父母好像失踪了,要靠着太后的力量才能找到。

叔叔这样做,会不会自己也受了连累?

“叔叔,你放开我。我先走回去,你跟太后好好解释解释……”

叶翩翩抬头愣愣的看着南宫烨,眼睛里带着丝丝柔软。

“烨哥哥,她有什么好?能让你对她这样。你先下马听祖母的好吗?”

秦瑶眼珠子一转,也站了出来,呶声呶气的道。

南宫烨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深深的看了秦瑶一眼,眸子里带着丝丝冷漠至极的寒冰。

秦瑶脖子一缩,竟是不敢在继续讲下去。

她第一次觉得,这事情自己好像办错了,自己竟无形中与烨哥哥站在了对立面。

即便烨哥哥放弃了叶翩翩,还能回到自己身边吗?关系还能和以前一样吗?

叶翩翩正着急万分,却见一只大手又是慢慢的搭在了她头上,轻轻的拍了几下。

“不必担心。”

南宫烨淡淡一笑,对着叶翩翩道。

“这里交给你了。”

南宫烨又看向了冷清凉。

冷清凉眸子一缩,脸色仍是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两人说是主子属下,但是相交莫逆,早已经配合默契。

“好。”

冷清凉点了点头。

“好你个冷清凉,难不成你敢造反??”

太后面色冰冷,直直的盯着冷清凉。

“夫人,清冷的主子只有一位,谈不上造反。”

冷清凉淡淡的说完,一面铁牌出现在手里,“众将听令,主上要走,若敢阻拦,杀无赦!”

语气里毅然决然!

南宫烨骑着马,慢慢的走了出去,惟尊剑陡然出现在了手里。

神武禁卫在大陆上威震天下,昔日人魔大战中闯下莫大的声名,此时却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两边都是主子,一边是太后,一边是王爷。

南宫烨两人一马一步一步的走着,神武禁卫一步一步的后退。

“拿下!”

太后一声暴喝。

神武禁卫一惊,包围圈陡然收紧。

“散开!”

冷清凉也是一阵暴喝,手里的竹棒猛地扫了出去,禁卫不敢直触起锋芒,纷纷避退。

终于出现一个缺口。

南宫烨双腿一夹,脚下的骏马如离弦之箭,直奔而出。

叶翩翩长舒一口气,刚刚的气氛真是太紧张了。自己并不想让南宫叔叔为了自己与家人都闹翻了。

“给我追!”

太后此时脸色也是变了,手一挥,朝着众人下了命令。

神武禁卫如梦初醒,鱼贯而出。

冷清凉脸色如冰,纵身飞起,拦在了道上。

他的手里做着复杂至极的手势,一堵巨大的气墙出现在了眼前。

“想追,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冷清凉目光如电。

“冷统领,得罪了。”

为首的那名将军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讲了一句,随即化为了果断,朝身后的人喝到:“郎儿们,给我上!”

说完,一把长枪出现在他手里,朝着冷清凉所置的气墙刺去。

有了他第一个,身后的无数人同时掏出了长枪。

这时候团战的威力爆发出来。

虽然禁卫军每一位不过是筑基左右的修为,一对一肯定不堪冷清凉一击,但是如此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威力陡增了百倍千倍。

“轰!”

一股合聚的绝强力量撞击在气墙之上。

气墙发出一阵耀眼之极的光芒,轰然破碎。

“蹬蹬蹬——”

冷清凉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但是面上却不见慌乱,手里继续做着复杂的手势。

灵气疯狂的在他手上跳舞!

他的手势越来越快,快的让人无法看清。

瞬间,又是一道气墙出现在跟前。

“上!”

禁卫军为首之人又是用手一挥。

眼看着又要朝气墙轰去。

“好了。都是一家人,自己打自己也不怕人家笑话,还不住手!”

一个平平淡淡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声音不大,却是清清楚楚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这声音响起之后,天空中竟是凭空下起了朵朵雪花。这雪花像是有无穷的威力,不但是神武禁卫,竟然连冷清凉都目瞪口呆的顿在了那里。

此时冷清凉眉毛上都冻成了一丝白霜。

浑身像是被冻住了,动弹不得。

原本飞到一半的禁卫骤然失去了灵力,从空中摔了下来,也不知道肋骨断了几根。

气氛变得安静的可怕。太后若有所感,遥遥的看向了声音来处,嘴角怒气腾腾的一笑,冷冷道:“哼,你终于舍得从那里出来了么?你亲孙子都要为了一个女人造反了知道吗?”

旁边的秦瑶此时脸色也瞬间惨白,有些局促不安的站着。

脸色连变数次,手紧紧的抓着衣角。

一息之后,一晃,一个笔直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此人身材不高,面相也平凡,一身青衣布衫,脸色倒是红润,若不是眉毛是白的,头发是白的,看起来最多也就四五十岁。

他平平淡淡的站在那里,但是却无人敢直视他的眸子。他的整个身体仿佛都带着莫名的韵意,似乎与这整片天地化为了一体。

刚刚隔得这么远,双方人又这么多,竟然莫名的全部被制住。

这修为也太惊世骇俗了。

老人淡淡的扫了太后一眼,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似乎是嘲讽,又似乎没有。

“太太太……太……太上长老……”

秦瑶脸色通红,饶是她平日里飞扬跋扈,在老人面前竟也是局促不安起来。

秦瑶跪了下去。

“太上长老!”

除了太后之外,所有人都跪了下去,空气中安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听得见。

太后脸冷冷的撇向了一边,不看来者。

随着众人的声音,老人的身份也浮出了水面,来人竟是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西陵国太上皇,同时也是神武门的太上长老,天榜上真正的绝世高手南宫武。

“秦丫头也在啊。”

老人点了点头,算是示意。然后转头看向了太后。

“烨儿的事,是我授意的。你就不必插手了,老夫自有安排。”

南宫武淡淡的说完,没有指向谁,但是语气里谁都知道是对太后讲的。

“哼,你来安排。你安排的真好,竟让烨儿去找这么一位乡野之女,南宫武,你可真是可以了。”

太后原本一副倨傲的模样,在南宫武来了之后,却显得愤愤不平起来,语气里充满了讥讽。

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感情要好的夫妻。

南宫武嘴角扯出一丝微笑,却没有答话。

“啊!”

那边一声轻喝,冷清凉身上的寒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了开来。

此时他满脸潮红,有些心绪难宁的看向南宫武。

“你们退下!”

南宫武手一挥,对着禁卫道。

神武禁卫没有丝毫再停留的意思,以最快的速度撤入了府里。他们不但是西陵国禁军,更是神武门的弟子。

无论是哪个身份,南宫武对他们来说都是天一般的存在。

又有谁还敢啰嗦。

抬起地上受伤的人。

瞬间走的空空荡荡,只有留下了太后和秦瑶。

南宫武脚下一动,下一秒已经到了冷清凉前面。

冷清凉此时已经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恭恭敬敬的朝南宫武双手一拱道:“太上长老,您来了。”

嘴上很恭敬,脚步却未移开一步。

南宫武淡淡的看向冷清凉,同样是面无表情。

“你跟这烨儿也有十数年了吧?”

南宫武终于开了口。

“十二年了。”

冷清凉答道。

“不错,以你的修为,随便走到那里都可以坐镇一方了,呆在烨儿旁边却是有些委屈了。”

南宫武扫了冷清凉一眼,冷清凉一震,有股全身被看透的冷冽感,泰山般重的压力压了过来。

竟让他呼吸都觉得困难。

豆大的冷汗不由得从额头滚了下来,对面的老爷子仍然如当年一般让他有种无法匹敌的感觉。

他的眼睛如深渊黑洞,让人一看就完全乱了分寸,根本不敢与他为敌。

冷清凉狠狠的咬了咬舌尖,一痛,终于从压迫中清醒。丹田里灵气狂涌,险险的从南宫武强大的力场中脱离了开来。

一个透明的光罩出现在冷清凉跟前,冷清凉紧紧的拿着手里的竹棒。

看着南宫武如临大敌。

“清凉的命是主上给的,不委屈。”

冷清凉道。

“你对烨儿倒是衷心。”

南宫武不置可否,莫名一笑。

冷清凉不敢在开口讲话,只是把自己的身体调到了最佳的战斗状态。如果再度开口,他怕自己的气泄了。

“你连我也要拦?”

南宫武向前一步,一只脚轻轻踏在了地上,无声无息。但是在冷清凉耳里却听到了巨雷响彻天地的声音。

顿时气血从体内要涌了出来。

冷清凉再度强行提了口气,又生生的想把这翻滚的气血压下去。

南宫武不急不忙的看着他。

冷清凉不再开口,只有死死的站在那里,坚定的眼神透着死也不退的决意。

“孺子不可教!”

话音刚落,南宫武右手抬了起来,云淡风轻的拍向了冷清凉。

这掌影竟是凭空增大了百倍,如巨山一般罩向了了冷清凉。

“嗷!!!”

冷清凉一声高呼,手里的竹棒在空中划出一个八卦,朝着掌影轰了过去。

“砰!”

无边的气浪翻滚了开来,旁边的石头书拔地而起,又被拧成了粉碎。

“噗——”

冷清凉眼里闪过一丝惊骇之色,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掉落在地上,口里疯狂的咳着血。

南宫武看都没看一眼,从他身上迈了过去。

冷清凉面如金纸,完全失去了血色。

他的表情更加的坚决,强忍的剧痛又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口血吐在了竹棒上,竹棒瞬间变得全身通红,像火烧了一般。

冷清凉不再犹豫,一飞而去,竹棒化为漫天飞舞的棒影击向了南宫武。

南宫武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倏地转身。

目光变得如刀刃般锋利。

“冷清凉,你以为本座不敢杀你么?”

南宫武冷冷一笑,化掌为拳,一拳再度回击向了竹棒。

“砰!!!砰砰!!!”

数声之后,冷清凉再次倒在了地上,此时他完全成为了一个血人,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

生死不知。

南宫武看都没看他,也没有看太后和秦瑶。朝着南宫烨和叶翩翩刚刚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走吧。”

南宫武道。话音刚落,一道黑色身影跟着他飘然离去。

……

“娘子,从此以后,你我便长相厮守,不管别人如何,不离不弃,如何?”

骏马上,南宫烨忽然低头,对着叶翩翩道。

叶翩翩一震,偷偷的看了南宫烨俊美无双的脸一眼,南宫叔叔此时脸上竟是说不出的郑重。

“叔叔,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叶翩翩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扑通扑通的跳着。

她试图转移话题。

“娘子还没准备好么?”

南宫烨居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我……”

叶翩翩本想说我愿意,但是话到了嘴边,却非常的不好意思。愣是半天说不出口。

叶翩翩正局促不安,抓腮帮子不敢回答,脸上刷的闪过一阵一阵的潮红。

南宫烨微微一笑,把怀里的人儿拥的紧了些。

“那娘子要答应为夫,尽快把修为提上去。”

南宫烨今天的话特别多。

“嗯。”

叶翩翩点了点头。自己不敢回答南宫叔叔的问题,最大的原因是这个吧。自己体内的禁制就是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让自己爆体而亡。

叶翩翩讲完,南宫烨的脸色突然剧变。

“吁!!!”

拉住了马匹。

坐前面的叶翩翩歪过头,呆呆的看向了南宫烨,轻身道:“叔叔,怎么了?”

“你先走,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回头。最好是马上离开落日城,回文华学院。适当的时候为夫回来找你的!”

南宫烨原本不动如山的脸色,此时竟是难掩心绪不宁。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叶翩翩感觉到了不对,马上果断的对着南宫烨道。

“娘子,相信我。我没事的。你在这里只会让我分心。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了。”

南宫烨第一次这么对叶翩翩没有耐心。

“我不走!刚刚你不是说我们以后要长相厮守,永不分开吗?骗我的吗!我死也不走!”

叶翩翩此时心绪大乱,不知道怎么办好,只是坚定想要和南宫烨在一起。

忽然眼前一花,下一秒不省人事的晕了过去,靠在了南宫烨怀里。

南宫烨呆呆的看着怀里的叶翩翩,用手摸了摸她的脸。

刚刚不得已击晕了她,依照娘子的性子,肯定不会轻易原谅自己了。

“咻!!!”

悠长的口哨声。

一匹奇丑无比的驴朝着这边狂奔而来,南宫烨竟然解释都没解释,一把抡起叶翩翩朝着丑驴扔了过去。

丑驴与他心神相通,打出一个响啼,呼呼呼急速的撒腿就跑。

转眼消失在了路上。

南宫烨定定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一息之后,一个平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烨儿,你太让我失望了。区区一个女子,你竟然都动不了手,如此妇人之仁,以后如何能够成就大业。”

循声望去,南宫武和一名黑衣男子站在了南宫烨前面。

南宫武双目冷冷的看着南宫烨。

南宫烨抿了抿嘴,看着自己的爷爷,低声道:“您来了。”

他说完,目光落在了南宫武旁边的黑衣人身上,似乎有些不解,黑衣人眼见着南宫烨的目光射了过来,不由的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对不起。”

声音传了出来。黑衣人像是鼓起了勇气一般,终于抬起了头,正是落日城甚至是西土大陆最有名的神医,薛如画。

“你也不必怪他,他亦是为了你好。不然我都不知道你竟是让身体到了这个地步!”

南宫武冷冷道。

南宫烨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脸上带着一丝萧瑟之意,轻声道:“我明白,不过我还需要一些时间。麻烦祖父能够再给我一些时间。”

“你还有时间?六院大比马上就开始了,你可知这些年你修为停滞不前,吴楚天修为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了?你可知半年之后,你若是没有解决你身上的问题,你必死无疑。”

南宫武一字一顿,在说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明白!”

南宫烨再度点了点头。

“哼,你明白?你明白现在就去拿下她,直接搜魂!”

南宫武毛发须张,冷冷的盯着南宫烨。

南宫烨深深吸了口气,手里拔出了惟尊剑。声音淡然而坚定:

“我不愿!”

南宫武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一掌朝着南宫烨抡了过去。

另一边,丑驴驮着不省人事的叶翩翩朝着凤泉山庄走着,到了门口,一道人影飞了过来。

却是玄凌。

这神出鬼没的九尾狐消失了这么久,此刻居然诡异的出现了。

玄凌站在丑驴前面,朝他点了点头。

丑驴也极人性化的点了点头。

玄凌把叶翩翩接了过来,丑驴撒腿就跑,急急的朝刚刚南宫烨停住的地方跑去。

玄凌眼珠子微微一动,按在了叶翩翩的睛明穴上,叶翩翩一阵吃痛,终于从昏厥中醒了过来。

“小玄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玄凌一向不见踪迹,早已经消失了好几天了,不知道为何,此时居然出现了。自己居然被他救下了。

“救你。”

玄凌英俊的脸上冷冷道。

“你快带我去找南宫叔叔!”

叶翩翩急急的抓向了玄凌。

“他既然把你交给我,我又怎么能带你去。”

玄凌还是冷着个脸对着叶翩翩道。

“你不去我自己去。”

叶翩翩脸上闪过倔强之色,倏地站了起来。南宫叔叔什么事都瞒着自己,今天怎么也要弄个明白。

不是说一辈子长相厮守么?这个坏人!

“疯子,你不要命,小爷我还要呢。我们现在可是生死绑在一起。哼!”

玄凌手一挥,毫不客气的击向了叶翩翩。

“你!”

叶翩翩大怒,但是瞬间又晕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